?
當前位置: > 古典·工藝周刊
藝術,讓人成為幸福的人
【發布日期:2018-12-03】 【來源:本站來源:中國文化報】 【閱讀:次】【作者:】

壽許青嶼山水軸 局部 (國畫) 清 吳歷

  “藝術何為?”當我們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可能會有各種不同的答案。通過藝術,我們可以獲得知識,正如孔夫子有言: 學詩可以“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通過藝術,我們可以觀察一個社會的風貌,“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當然,我們談論最多的就是藝術可以給我們帶來美的感受,這也是藝術區別于一般日常生活用品的主要特征。不管怎樣,藝術,是人的藝術;而人,也不能沒有藝術。

  藝術,讓人成為感性的人。藝術之美,在于它讓我們的身心培養一種對日常生活的敏感,讓我們感受到人性之豐滿。“登山則情滿于山,觀海則意溢于海”“悲落葉于勁秋,喜柔條于芳春”,春夏秋冬,山石海花……當我們對尋常之物能保持一顆敏感的心,從而將這些日常之物轉化為藝術的時候,我們就有了一顆詩心,一顆藝術之心。藝術之美,在于它還可以讓我們感受人性之深度,歷史上的藝術經典為我們塑造了一個又一個極具性格特征的人物形象,《哈姆雷特》中王子的猶豫,《少年維特之煩惱》中維特的感傷,《牡丹亭》中杜麗娘的深情,《紅樓夢》中林黛玉之專情和賈寶玉之多情,更有“尾生與女子期于橋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尾生抱柱而死”(《莊子·盜跖》)的動人故事……這些藝術讓我們懂得,原來人還可以如此執著,如此深情,如此可愛……藝術不僅可以展現人性的豐富,還可以發掘人性的深度,恢復人身上原本所具有的活潑的生機與感性。
  藝術,讓人成為理性的人。人之為人,人與動物的不同,不在于人有喜怒哀樂的情緒,而在于人有控制這種情緒的能力。也就是說,人具有一種主觀能動性。這種控制情緒的能力和主觀能動性也可以看作是人的理性。藝術中的理性可以是孔子興觀群怨的教化功能,也可以是柏拉圖將詩人驅逐出“理想國”的政治主張,可以是《岳飛傳》中對忠貞的贊揚和對奸佞的鞭撻,也可以是“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的哲理詩……藝術不僅記錄著人的喜怒哀樂之情感,它往往也承載著人的思想觀念與價值訴求。藝術創作不僅需要藝術家的敏感,敏感性只是一種啟發,在啟發之后還要對藝術進行構思,這構思過程與人的學識素養、價值觀念密切相關。杜尚之所以能將一個小便池當作一個藝術品進行展覽,沃霍爾之所以能舉行“布里洛盒子”的展覽,就在于他們都對藝術的內涵和發展有著深刻而獨到的見解。蘇軾所謂的“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倪云林的“逸筆草草,不求形似”,以及吳冠中的“筆墨等于零”也體現著他們對中國水墨畫的態度和看法。《哈姆雷特》在表現了王子之猶豫的同時,也體現了從中世紀到文藝復興的過渡時期人的精神軌跡。藝術深深地影響著人的思想觀念和價值追求,與人的社會生活密切相關。就像有秩序的社會一樣,藝術也有著其內在的邏輯和理性,從而也影響著藝術創作和藝術欣賞者的理性。
  藝術,讓人成為完整的人。卓別林系列影片《摩登時代》之一是“擰螺絲”,講幾個工人在車間里站著一直重復同樣的工作,有擰螺絲的,有捶打加固的……可以說這是在諷刺工業時代人的機械化,或者說是人的異化。因為這種勞動是以犧牲人的健康全面發展為前提的。“異化勞動”是馬克思提出的一個觀點。在異化勞動中,作為勞動主體的人與作為勞動客體的結果之間是一種分裂乃至對立的關系。異化勞動的目的是局限的,乃至壓迫勞動主體的。比如,在這個擰螺絲的勞動中,每天重復這一個動作對人的身體健康無疑是有害的,而且擰螺絲的目的僅僅是為了“掙工資”這一個局限的目的——它與促進人的全面健康發展是對立的。而藝術,卻可以避免這種異化勞動的弊端。在藝術創作中,藝術家不但需要調動整個身體,還要去構思,這就使人的身心得到全面的發展。當我們全身心投入藝術中去的時候,便達到了主體(人)與客體(藝術)的統一。藝術欣賞者也應如是,在藝術中忘卻自我——并非真的沒有作為主體的“我”,而只是這個我與作為客體的藝術完全融合,我寓于藝術之中,是一種“仰天而噓,荅焉似喪其耦”的境界。也就是說,藝術活動中的人與其目的是合一的,不是分裂對立的。人可以在藝術活動中獲得身心整體全面的發展。
  藝術,讓人成為自由的人。現實生活中,我們往往為生計所迫,為名譽所累,為欲望所縛,以至于我們一些美好的理想在現實面前變得渺小卑微。但不管怎樣,我們的內心都曾在某一瞬間變得如三月煦風般溫柔。與其說這是人之性本善的緣故,毋寧說這是人性中本來所固有的詩性——對自由的鐘愛。在藝術活動中,我們可以暫時與現實生活保持一定距離,不必為物質、名譽等所累,從而達到完全的自由。正如孔子所說的“游于藝”,我們可以在藝術中無拘無束地游心游目。雖沒有翅膀,人卻可以在藝術中插上想象的翅膀在天空飛翔。藝術給人的自由,是一種突破時空限制的自由。在中國水墨里,有限的空間往往指向無限的境界,所以中國繪畫有了“馬一角”“夏半邊”“留白”等手法。一部紅樓夢,既有前世靈河之畔的木石前盟,又有今生賈府的苦樂興衰。藝術給人的自由,是一種虛實結合、有無相生的自由。藝術之所以不同于一般日常用品,是因為它在具有物質性的同時還承載著其獨特的審美精神性。這種境界如鏡中花、水中月,讓我們在現實與虛幻之間往來穿梭。藝術的美妙,就在于它的這種韻外之致,讓我們在其中覓得象外之象、境外之境,超越時空的限制,跨越虛實的鴻溝,在藝術中自由地徜徉遨游。
  綜上所述,藝術可以讓人成為感性的人、理性的人、完整的人、自由的人。藝術豐富了人性,也深刻了人性。通過藝術,我們獲得的不僅是美感,還有心靈和精神的自由,以及整體性的全面發展。藝術,是人的藝術。藝術是人的本質力量對象化的一種實踐活動。沒有人,就沒有藝術。同時,藝術的特性也對人產生重要的影響。人之所以離不開藝術,就在于人的生命需要藝術,人向往自由和幸福的追求使得人從生命深處召喚藝術滿足。
  藝術,讓人成為幸福的人。
  
【關閉窗口】【打印本頁】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廂區莆陽路343號 郵編:351100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聯系電話:0594-2523059 傳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08010073號(瀏覽網站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調為1024*768)
您是第: 位訪客 技術支持: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
查干湖冬捕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