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 情感
各自安好
也許走過動蕩的日子,也許放肆地追過夢,也許穿越過生死,都可以假裝若無其事。也許穿過半個城市,只想看你的樣子。
【發布日期:2019-06-26】 【來源:本站】 【閱讀:次】【作者:】
  01   金魚小姐生長在魚米之鄉的南方小城,那里四季如春、風景也很不錯。不過,她想去一趟北方,去看一看北方的雪,還有,去見一個人,一個對于她來說重要的人。
  “金魚小姐,好夢!”他發消息過來。
  “我馬上要見到你啦,好開心!”金魚小姐想馬上回復,告訴他自己正在火車上,明天一早就會到達他的城市。不過她還是按捺住興奮,發送了一條:“你也好夢,晚安。”她并不知道這個男生的名字,只見過彼此的照片。他們是在打游戲的時候認識的,在游戲中他們配合默契,通關無數,是一對厲害的搭檔。
  現實中的他會是什么樣的人呢?會認出自己嗎?金魚小姐不安起來。列車一刻不停,駛向北方,他的城。
  這是金魚小姐講的自己的故事,她對面的果凍先生聽得出神。車窗外下著雪,他坐在硬邦邦的座位上聽著,很久沒有挪動的屁股痛得要死。金魚小姐側著臉,盯著與列車擦肩的黑夜。他不怎么看得清她的神情。一周前,金魚小姐坐了同一趟列車去了北方一個城市。現在,果凍先生坐在她對面陪她南下,更確切地說應該是他去她回。
  果凍先生剛失戀,一心想離開北方這個令他傷心的城市,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越遠越好。他打包好行李,去超市買了足夠的貓糧。女朋友走了,只留下他們共同養的小貓。他把貓交給隔壁那個喜歡抱它的小姑娘,連同貓糧一起。
  忘掉一個人,需要離開一座城。
  02   金魚小姐終于到了他的城市。他曾無數次描述過他上下班要經過的一條街——幸福街。那條街的路口有一棵老法桐,樹上還有一個好像廢棄了的鳥窩,每次經過他都會忍不住看一眼。金魚小姐篤定地站在幸福街的路口,等待這個很久很久前就想見到的人。
  七點一刻,有個穿著風衣的男人一點點向金魚小姐走近。他微微抬頭向樹上看了看,然后與她擦肩而過。金魚小姐一眼就認出了他:高高瘦瘦的,表情安靜。還有,他早上出門的時候一定又忘了刮胡子,下巴上有一圈短短的胡茬,金魚小姐看得很清楚。
  不過他沒認出她。這個金魚小姐想見了很久的人和她最近的時候不到一厘米,可謂近在咫尺。金魚小姐卻沒有叫住他。她說:不是沒勇氣,也不是害怕,是……不舍。
  不舍?果凍先生搖搖頭,這是什么意思呢?你是在賭氣吧?氣他沒有認出你。
  金魚小姐沒有停下來解釋這個詞的真正含義,繼續講下去。她找了他公司附近的一家旅館,扔下東西就去他工作地方的樓下等他。
  太陽下山的時候,他從大樓里出來了,如早上一般從金魚小姐待的咖啡館的窗前走過。這次,金魚小姐決定跟上他。
  北方的城市,天氣似乎有點干燥。金魚小姐裹了裹身上單薄的衣服,跟在他后面。他走進煙店要了一包煙。在這個冬天似乎要下雪的傍晚,金魚小姐尾隨著一個男生,看他從煙店出來。他停下來送一支煙到嘴里,然后點著。金魚小姐也停下來。他走,她亦跟著。
  前面是一家賣炸雞的店,里面有誘人的香味飄出來。金魚小姐多想他走進去,買大大的一桶給自己,然后對她說,原來你就在這里,原來我和你就差一個轉身。金魚小姐還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沖動,眼睜睜地看著他頭也不抬地從門口走過去。
  直到他走進幸福街43號的大門,金魚小姐也沒有叫住他。這時,眉心一涼,金魚小姐抬頭發現下雪了,北方的雪。
  03   對面的果凍先生,挪了挪屁股,換了個坐姿。這次他沒有打斷她,他覺得金魚小姐慢慢變得可愛了一點。
  金魚小姐決定留下來陪他一個星期。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金魚小姐的嘴唇一點點開始干裂,衣服一件件加上去,卻還是覺得寒意襲人。原來自己還是不習慣北方,原來任何一個決定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第七天,金魚小姐決定不再等他。一大早自己跑去看了那個鳥巢,然后特意跑去買了一大桶炸雞,最后去煙店買了一包他抽的同樣牌子的煙。金魚小姐不會抽煙,只是點上一支,看著白色的煙霧慢慢飄散,直到漸漸沒了焦點。
  “在干嗎?”金魚小姐發了條消息給他。
  “打游戲。你呢?”他回,“這些天跑哪里去了,手機也不開,游戲也不上。”他還是問了她。
  “去了一個一直想去的地方,去見一個一直想見的人。”
  “……”他是這樣回的。
  金魚小姐沒有解釋,這算是跟他告別吧。然后,金魚小姐毅然決然去了車站。
  04   金魚小姐是在車站遇見果凍先生的,那個時候果凍先生正在她前邊買票。
  “哪里?”售票員問。
  “隨便,越遠越好!”果凍先生答。
  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乘客,神情落寞,連自己要去哪里都不知道。
  “北方人真奇怪!”金魚小姐說。
  果凍先生笑著問:“你是因為這個原因才非要跟人換座位,坐到我對面的嗎?還是你來的時候就坐在這個位子上?”
  金魚小姐沒有回答,只是笑著望向窗外。果凍先生把坐得生疼的屁股換了個邊,也隨著她的目光望出去。
  外面天色已經亮了,有炫目的光線射進來。火車一夜無眠,雪停了,列車帶著他們向南開去。
  有人說,忘掉一個人,需要離開一座城。愛上一座城,大抵是因為里面住著某個人。
  金魚小姐睡著了。果凍先生在火車票的背面寫了一句話:這個城市是個好地方。
  有時候,適合比堅持更重要。那一瞬間,你終于發現,那曾以為喜歡過的人,早在告別的那天,消失在他的城。睡醒后即將到來的,悄然發生在她的城。                 (孟瑞)
【關閉窗口】【打印本頁】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廂區莆陽路343號 郵編:351100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聯系電話:0594-2523059 傳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08010073號(瀏覽網站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調為1024*768)
您是第: 位訪客 技術支持: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
查干湖冬捕鱼王